美情报委员会主席发强音:中美竞争不要伤美国华裔!

【编者按】总体上,对美国也不必太失望,真的那么歧视,总统候选人Andrew Yang(杨安泽)作为一个没有从政背景的政治素人、华人,能赢得很多美国的右派以及2016年川普支持者的支持(点击前文🔗),说明这个国家的各种声音都是存在的。有选出奥巴马的人,也有支持川普的选民。关键自己要掌握游戏规则,为公平正义出力,为捍卫宪法和国家精神奋战,并朝前看。

看历史,不少人群在美国的崛起和蓬勃都是从被深度歧视开始的,譬如犹太裔、LGBTQ、女权运动,等等。非裔在历史上受了那么多歧视,结果经过百余年持续不断的抗争,出来非裔总统为代表的大量非裔政客和各个职业方向崭露头角的成功人物。关键一点,他们也没有退路,定位是美国人。于是民权运动如火如荼,也为塑造美国的性格,将自己的奋勇抗争精神融入成了美国的DNA的一部分,为社会的文明进步,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笔历史性贡献(点击前文🔗)。

当危机乌云压城的时候,也是转机和动力所在。逆流而上塑造强者。当下的局势,估计让在美华人兵分两路,一些人会加速回国,依然喜欢美国生活方式的还是会留下来。三心二意的空间和机会被强行拿走了。对于被过分迫害的,要争取联合有同情心的非华人一起帮助抗争;对于真的为了个人名利吃里扒外违反美国法制的,没啥可喊冤的,因为他们伤害的也包括其他无辜华人的名节。

亚当·席夫(Adam Schiff)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亚当·席夫在最近的一次中国政策听证会中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们必须用一种客观的,合乎我们价值观的方式,来应对当前严重的问题。 也许,中美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冲突可以避免,我们必须努力防止竞争变成冲突。我们在海外宣扬我们的价值观,那么我们在国内也必须去守护它。

在应对中国崛起的同时,我们在国内绝不能搞种族标签,瞄准某一族裔。我们持久的优势,在于欢迎和拥抱多元化。美国华人对美国社会做出了无数的贡献:他们当中,有获得格莱美奖的制片人,奥林匹克奖牌得主,一流的科学家,成功创业者,学者,优秀艺术家,以及我们最出色的国家安全人员和情报官员。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有智慧地认识到这一点:美国华人是我们伟大力量的源泉,而不应被怀疑的目光审视”。

如果要想知道席夫讲话的背景,就让我们看一看美国国会和政府最近一个时期针对中国和华人的一系列立法和行政动作:

2019年1月,联邦众议员克里斯·科林斯(CHRIS COLLINS)和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共同发起了一个法案,旨在禁止在美中国公民(合法移民,包括绿卡持有者)拥有的公司获取联邦政府给小企业发放的资助,而这项资助本来对外国和美国公民是一视同仁的。

2019年5月,以德州参议员泰德·科鲁兹(TED CRUZ)和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为首的几位参议员提出法案,对来自和中国军方有“联系”的院校或研究所的中国留学生,采取禁发签证的政策,这也是针对中国人独一无二的政策,让人想起2017年初特朗普政府著名的“禁穆令”。

《华尔街日报》刚刚报道,从去年开始,特朗普政府开始大幅放慢核准本土业者雇佣中国工程师从事先进半导体工程职务的文件审核速度,导致英特尔(Intel)、高通(Qualcomm)等公司的招人计划大受影响(点击前文🔗)。

席夫的讲话,象是在美华人头顶上压着的阴霾中,投射进来的一缕淡淡的阳光。

我是在一个叫做APA JUSTICE的网站上看到席夫的这个讲话。这个组织是一个非盈利机构,宗旨是为亚裔美国人遭受的不公而发声维权。

在国会,也有一个籍贯来自亚洲和太平洋岛屿的政治家组成的连线组织,叫做国会亚太美国人连线(Congress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Caucus,CAPAC)。一共有几十位成员,其中不乏第一代优秀亚裔移民的身影,比如国会民主党团的领袖人物之一,Pramila Jayapal,是16岁才第一次踏上美国国土的印度“小留”(点击前文🔗);台湾出生,2岁来到美国的华裔议员刘云平(TED LIEU),是该连线组织的“党鞭(WHIP)。

2016年的一次国会听证会,刘云平议员就亚裔政府雇员的安全许可政被莫名其妙取消的事件,质询国家情报机关的反侦察局长(the Director of Counterintelligence at the 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期间提到了4位美籍华人被司法部迅速逮捕后又快速释放的闹剧,包括了读者可能熟知的政府水利专家陈霞芬(点击前文🔗)和物理教授郗小星的蒙冤事件。刘运平这样说道:

“这四起冤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受害人和我本人,有相似的面孔,我们都是亚裔美国人”。

在刘运平的压力之下,反侦察局长赶紧誓言旦旦,说情报部门的调查,安全许可证人的颁发,绝对不会依据对象的种族文化背景。

这场交锋,发生在2016年大选之前。应该说,当时的情况,还远远没有到达如今风声鹤唳的程度。这位局长,如果今天面对刘运平这样的问题,不知道他还敢不敢做出这样毫不含糊的回答。

2018年2月,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国会做证时指出:”非常规的情报‘收集者’无处不在,他们包括教授,学者,学生等等“。

(The use of nontraditional collectors, especially in the academic setting — whether it’s professors, scientists, students — we see in almost every field office that the FBI has around the country)。

这种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结论,给中美文化和学术交流蒙上了一层阴影。

对此,国会亚太美国人连线主席,赵美心女士(点击文章🔗)发表声明指出:“现在有一种情况,仅仅是身为亚裔,或者仅仅是和中国有一定联系,就容易成为间谍指控的对象。这产生了一种恐怖的空气,给美国的亚裔社区产生了不良的影响。如果FBI有这样的预设立场:华人身份本身就是一种独特的国家安全威胁。那么美国的法律不允许有这样的偏见”。

Unfortunately, the growing perception that simply being of Asian ancestry or having ties to China makes you prone to espionage has created a culture of fear that has negatively impacted the Asian American community。If the FBI is acting under the assumption that simply being Chinese makes one a unique national security threat, that is a serious problem that must be addressed immediately. There is no room for this sort of prejudice in our country’s laws or practices”

但是,面对自上而下的政治压力,并非所有人都能如此发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科林斯博士就是一个例子。

短短5年前,科林斯博士访问复旦大学,和校领导和教工学生欢聚一堂相谈甚欢,发出了“科学没有国界,因为它属于人类”的言论,引起各方喝彩,让人觉得中美合作科学的春天真是来了。

http://www.0532hunqing.com/m/view.php?aid=1640

今天同样一个科林斯,向接受NIH资助的大批美国大学和研究所发信,鼓励他们在对外合作中就知识产权和外国干预而向FBI积极举报。

最近,德州安德森癌症中心三位华裔科学家被开除(点击前文🔗),和位于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华人教授李晓江被学校突然关闭实验室,都是这个政策实施以来的针对华裔科学家的最新动作。

从乐观的“科学无国界”,到“积极向FBI举报“,科林斯博士的大转身,恐怕也反映了中美交流的从热变冷,以及在这个大背景下美国高科技华人日益尴尬的处境。
在当前中美关系紧张的大气候之下,尽管我们看到听到了很多渲染恐怖气氛,炒作华人间谍威胁论的不良言论;但是,也看到很多有正义感的美国政界、学界人物的仗义执言,比如众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席夫和斯坦福、伯克利等发声谴责族裔标签的美国高校(点击前文🔗)。

美国终究是个公平法治的社会,美国华人必须用高度的职业操守来规范自己,给自己安身立命的美国社会做出积极贡献。同时,也要以理据争,土寸不让自己的合法权益,对族裔标签大声说不!

新闻来源:项西行 陌上美国 2019年5月24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