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行法国 (1) 法国不在天上,飞机上只能看见白云

艺术家山山神游法国21年

不一样的视角

带给你不一样的法国

一个中国人如何融入法国社会?他在法国生活了二十一年,有十九年国籍,读过书,教过大学,加入过法国社会党,并组建过自己的政党,开创山山书道坊,娶过两任法国妻子,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从今天开始,“山山法国”将以山山在法国的亲身经历为线索,用小故事连载的方式,不定期向您介绍法国的现实与浪漫。

一直想写我在法国的生活。无论是我的法国朋友还是中国朋友都叫我写,那是因为偶尔我喝醉了,谈起法国生活的片段,吸引了他们,他们说,不写太可惜了。

我在法国生活了二十一年,有十九年国籍,读过书,教过大学,加入过法国社会党,并且组建过自己的政党,开创山山书道坊。娶过两任法国妻子,是四个孩子的父亲。

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些,我一个字都不想写,因为别人也可以有这样的生活。我要写得是我的灵魂在这片乐土上的旅游,仿佛我被神引领,而这个神就是爱。


文:孙山山

(一) 法国不在天上,飞机上只能看见白云

一九九三年六月五日,北京。

我乘坐中国航空公司CA848航班前往法国巴黎。此时的我头脑一片空白,就此离开中国,未来的路在哪里?飞机在地面滑行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在心里默数了上万次,背井离乡的落寞和对新生活的期望让我感受着从未有过的紧张,我的手紧紧地攥着安全带……

飞机终于起飞了,越飞越高,我把头扭向窗口。这时我才注意到,靠窗的邻座是一位法国老太太,她满头银丝,棕色的眼睛放射出和善的光芒,她很友好的用英语跟我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靠窗的位置让给你。我说,谢谢,不用了。其实我在心里想,我为什么没有靠窗的位置,这样我可以和天空对话,让纷乱的思想沉静下来。我是中国人,那时的我甚至不敢正视她的目光。终于,我还是用英语吐出了——等会儿到了法国,您能不能把位子让给我。这一句她似乎没有听懂。我又用法语补充,她也没有完全懂,最后我吐出的是一句地道的成都话,算球。这句方言却让她一下开了窍。她欠起身来,用法语告诉我:法国不在天上,飞机上只能看见白云。

飞机离地后我第一次露出笑容,我说,那好,那你就替我看白云吧。一瞬间,我完全放松下来。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发现巨大的机舱内几乎都是外国人。我记得当时在飞机上可以吸烟,我取出一支红塔山朝飞机上那个烟雾缭绕的地方走去。吸完烟后,我回到座位,要了一杯红葡萄酒,一边喝一边悄悄地把目光扫向我的邻座,靠过道是一位金发男子,他大约有三十来岁,一上飞机就在睡觉,每次我进出打搅了他,他总是闭着眼咕噜几句,我想,他吐出的肯定是脏话,我听不懂。我的成都话又窜了上来,啥子喔,你的飞机嗦。而那位法国老太太每次都吐出半截舌头,表示对我的同情。这可能就是我和法国人的缘分。

我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我决定和老太太聊聊天。她叫丹妮尔,我和她长谈,她偶尔皱起眉头,那是我蹩脚的法语词不达意,使她听得似是而非,尽管如此,她的眼睛始终放射着和善的光芒。她甚至告诉我,那个昏头大睡的金发是德国人,但是我还是不想知道他咕噜的是不是一句脏话。丹妮尔是法国高中教师,我们谈到了波特莱尔、韩波和魏尔伦……我突然冒出一句,你年轻时一定很漂亮!为什么?丹妮尔说,我并不老啊。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一位老人说自己不老,这多么不一样啊,我有一种神奇的感觉,我急不可耐地想投入巴黎的怀抱。

丹妮尔索性把她的家人的照片从笔记本里取出来给我看。她曾经的确是一位美女!我忽然觉得她像一个人,这个人老了就是丹妮尔……

飞机正进入法国领空。

我美丽年轻的丹妮尔会在机场等我吗?

毕竟是为了她,我放弃一切来到法国。

(未完待续)

法国著名雕塑家唐吉.浮罗和他的儿子邀你关注“山山法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